美召开北约外长会,充当“盟主”还是“掘墓人”?

玛雅消息 2019年03月31日 12:47:08 阅读:108 评论:0

134.jpg

2018年,特朗普曾经多次提出退出北约,北约的命运再次引发关注。

热点新闻:据外媒报道,美国将在4月3日至4日召开北约外交部长重要会议,旨在庆祝北约成立70周年,并就北约的未来进行磋商。2018年,特朗普曾经多次提出退出北约。但今年3月19日,美国又大胆的建议:有意将巴西列为非北约主要盟国,甚至将其纳入北约。特朗普的反复让外界质疑其是想继续当“盟主”还是想当“掘墓人”。

点评:北约是美苏冷战时代的产物,苏联解体后,本来应该解散的北约却保留了下来,而且还不断东扩,由此导致的一个尴尬现实是,军事力量和资源配置与其全球化的目标存在着巨大反差,无休止的扩大与北约内部的矛盾增多无法调和,从而使得北约的可控性减弱,凝聚力降低。与此同时,北约所面临的各种安全挑战也在不断增加,再加上美国对于北约的态度立场也模糊不定,这些都将给北约的未来前景带来很大的变数。

多重挑战背景下北约加紧战略转型

冷战结束已经20多年,两极对抗的格局早已成为历史,北约在失去对手的新形势下,一度面临心理认同与身份合法危机,甚至连存在的理由也不断遭到质疑。为了摆脱这种质疑,北约一直在寻找共同的安全威胁作为其发展的动力。从目前来看,北约主要将与俄罗斯的军事对抗、不断蔓延的恐怖主义、中东北非地区的不稳定局势以及网络太空安全等作为其共同应对的目标。

北约一直将俄罗斯的威胁作为其面临的最大挑战。冷战结束后,欧洲地缘政治和军事力量平衡发生巨变,随着北约的不断东扩,俄强烈谴责“北约东扩危险堪比恐怖主义”,只为其成员国提供安全保障,没有顾及其他国家安全,特别是乌克兰危机爆发后,北约增进一步加强集体防御和威慑能力,强了在东欧地区的军事存在,更是使双方关系降至冷战后的最低点,双方军事对抗不断升级。而随着近期俄罗斯与美国相继退出数十年来一直遵守的《中导条约》,更是使这种威胁挑战达到了顶峰,给北约与俄罗斯的关系发展投下了浓重阴影。

此外,北约还将越反越恐的恐怖主义和日益猖獗的伊斯兰极端势力作为共同应对的挑战,积极发展与中东和北非地区国家的伙伴关系。目前,北约已经与伊拉克、约旦和突尼斯等展开密切安全合作,并在突尼斯设立侦察中心,以便协调反恐工作。此外,网络、太空等新兴安全领域也是北约所关注的重点。例如,网络攻防平台已经被北约正式列为战场之一,防御网络攻击属于北约的共同防御范围。从未来发展来看,随着安全威胁的多元化,北约还会进一步加强整体防御能力,加快战略转型步伐,以适应新时期的安全需求。

201.jpg

北约举行联合军事演习。

欧洲脱离北约实施自主防务还不太现实

北约大多数成员国都是欧盟国家。近年来,随着欧洲经济实力的增强和一体化程度的加深,欧盟迫切希望通过逐步提高共同防务和联合作战能力,来改变 “经济上巨人”和“军事上侏儒”的形象,增强在外交上的威信和国际社会的影响力,成为未来世界格局中真正的一极,此外,欧盟与北约主导国美国在一些战略问题上分歧越来越大。例如,前期美国不顾反对一意孤行退出“中导条约”,就引起了欧洲的强烈不满,认为所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俄罗斯将中程导弹全部瞄准欧洲,使得欧洲面临更严峻的安全威胁。最后,从安全环境来看,当前欧洲安全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包括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有组织跨国犯罪、毒品走私、非法移民等在内的各种安全挑战都需要欧洲自身共同去解决。为此,欧盟建立防务一体化的意愿越来越强烈,迫切希望能通过建立联合部队,一方面加强自主军事能力,另一方面也可以在涉及自身安全问题上进行更加灵活的处理。欧盟的防务一体化进程对于作为欧洲重要军事组织的北约来说形成了重大的冲击。

北约始终认为,欧盟在北约框架之外推动“建军”,必然会引起内部资源的竞争和对立态势的加剧,并挑战北约作为欧洲主要防御机构的领导地位,为此必须要采取相应措施予以抵制。一方面,北约从欧盟的内部矛盾入手,给防务一体化进程制造困难。目前,在欧盟主要国家中,只有德法始终是防务一体化的积极倡导者和推动者,希望以此来提高自身在欧洲安全事务中的主导权,但其它中小成员国则担心,欧盟的防务一体化可能会要求让渡部分国家军事主权,损害主权独立性,因此对一体化进程并不热心,特别是波罗的海沿岸国家和波兰、罗马尼亚等东欧国家,悸于俄罗斯的强大威慑力,对欧盟独立防务信心不足,还是把安全保护伞寄于以美国为主的北约上,这些国家成为北约可以借助的重要力量。

另一方面,北约对于欧盟也不断释放善意,打消其对安全保障的顾虑。例如,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此前在评价欧盟缔结“永久结构性合作”公约时,就强调欧盟防务建设与北约的互补性,指出“北约仍然是欧洲集体防御的基石”,并决定进一步加强与欧盟合作,提升军事机动能力以及反恐等方面的协作水平。双方还签署了相关技术协议,将共同应对包括传统军事战争和网络攻击在内的新形势下的混合战威胁,这些也对欧盟形成了一定的吸引力。总体上来看,在目前欧洲军事实力整体有限的情况下,北约仍是欧洲集体防御的基石,欧洲想要脱离北约实施自主防务还不太现实。

205.jpg

北约的存在对于美国来说具有强大的现实意义和战略价值。

美国会成为北约的“掘墓人”吗?

北约从组建初期就一直由美国担任“盟主”,无论是在冷战时期还是冷战后,都是美国掌控的重要军事组织,具有绝对的主导权和影响力。但如今,美国对北约所发挥的作用及其存在价值具越来越持有模糊的看法,成为北约未来发展面临的最重要挑战。特别是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实施“美国利益至上”的战略收缩政策,认为北约成员国在防务上一直是搭乘美国的顺风车,大多数北约成员国不“公平”分担军事支出费用,军费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不足2%,导致美国承受保护整个欧洲大陆的重担。为此,特朗普多次批评北约盟国,甚至在推特上发文称北约“已经过时”,不再需要它这个北约“盟主”了,暗示可能会减少对北约同盟国的保护力度,大有“撂挑子”的架势,这使得北约各国普遍对其未来前景忧心忡忡。

实际上,笔者认为,从美国与北约的相互关系来看,目前双方发生的龃龉只是一种暂时的表面现象,美国对北约的批评更多的是一种策略考虑,“雷声大,雨点小”,而不会采取过激的实质性举措。首先,北约依然是美国推行霸权统治的核心军事同盟,是彰显其领导地位的重要标志。北约成员国拥有强大的核武器和常规军事实力,是全球重要的军事力量,通过北约的联盟协作机制和彼此建立的伙伴关系,美国能够与相关国家迅速展开联合行动,在欧洲、中东、中亚、北非等重点地区甚至全球,快速获得军事支援,为美军打造全球性防务提供稳定可靠的支撑保障。因此,美国的全球霸权主义将会是北约存在和发展的主要推动力量。美国不仅多次主张建立以“新北约”为中心的欧洲安全框架,甚至还主张北约应“全球化,做好在世界任何地方采取快速行动的准备。

其次,北约依然是美国把控欧洲的重要平台。美国作为北约“盟主”,可以从军事、政治、外交上实现对其成员国的控制,掌握更多话语权,并逐步掌控和主导部分国家的国防建设,同时还可以借助北约进行一些局部的军事行动,将欧洲相关国家捆绑在美国的“战车”之上,使欧洲军事力量能够为美国的全球战略服务。例如,在出兵叙利亚等军事行动中,英、法等国纷纷附和美国采取行动,充分展现了北约内部同频共振的协作关系。

最后,北约依然是美国遏止俄罗斯的重要手段。从美俄对乌克兰危机的军事较量和叙利亚内战的力量角逐可以看出,两国的冷战思维和大国零和博弈思想根深蒂固,短时期内不可能出现根本性转变。加之美国与俄罗斯的历史纠葛、地缘冲突以及俄罗斯依然强大的军事实力,美国依然需要依赖北约在围堵、遏制俄罗斯扩张影响力方面发挥“紧箍咒”的效用。事实上,目前俄西部边境几乎被北约的军事基地所包围。美国借助北约军事投射,可以长期在俄罗斯周边保持军事存在,既达到遏制俄罗斯的目的,也获得了与俄罗斯及欧洲国家博弈的筹码,从而在战略上达成了以北约制衡俄罗斯和以应对俄罗斯安全威胁为由“绑架”欧洲的双重目的。

总之,北约的存在对于美国来说具有强大的现实意义和战略价值。尽管美国目前对北约颇有微词,但只要其在北约中的盟主地位没有撼动,那么依托北约推行霸权主义的目标就不会出现改变。此次美国专门举行北约外长会议协调其未来发展,也凸显出其对北约的重视程度。但同时我们还要认识到,北约的未来发展也不仅取决于美国或北约自身的一厢情愿,各种势力的战略博弈和国际因素的此消彼长和复杂互动也都是影响北约未来发展的重要因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