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雅遗址文物图片洪都拉斯科潘玛雅遗址8N-11贵族院出家掘博得新成果

玛雅消息 2019年06月17日 09:38:23 阅读:45 评论:0

  古典时代玛雅著名城邦——科潘位于洪都拉斯西部,其都城科潘遗址位于洪都拉斯科潘省科潘墟(Copan Ruinas)镇东北约1公里。主要包括三部分:一是由仪式广场、金字塔、球场和王宫组成的核心区(Main Group);二是位于其西南的贵族居住区艾尔·波斯齐(El Bosque);三是位于其东北450米、被称作“拉斯·塞布勒图拉斯(Las Sepulturas)”的贵族居住区。从2015年7月开始,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对拉斯·塞布勒图拉斯的8N-11号遗址进行发掘。

  8N-11遗址是一个完整封闭的四合院式院落,北(编号70),西(编号69),东(编号66)三个方向的建筑较规整、高大,每个建筑一般包括底座、台基和顶部的房屋。根据台基的排列方向和位置,可以进一步编号,以69号建筑为例,这组建筑包含南北排列的三座台基,这三座台基和上面的房屋由北向南分别编号为:69N、69C和69S,其他以此类推。南部两个建筑(编号67、68)仅有底座和上部的房屋,中间有一豁口,应当是进出院落的门道。

  2018年度,科潘考古队对69N和69C建筑进行了发掘和解剖,并将69N的东部台阶逐层揭露至生土,此外,还揭露出69S和68号表面建筑。主要收获有:对70号和69号建筑布局的演变有了新的认识;在69N和69C建筑下方发现了五座大墓,南部(69S)地表建筑出土了新的石雕;揭露出西南侧(68)地表建筑,对其形制和布局有了基本的了解。

  通过2018年度的发掘并结合以往的工作,目前认为北侧和西侧建筑布局的演变经历了五个发展阶段。在发掘过程中,一般采用“stage”对各个阶段进行编号,最晚为stage1,类似第一层的概念,最早为stage5。因此,我们以第五层到第一层的早晚顺序来叙述。

  第五层(stage5),仅在69N中发现了部分石灰居住面,破坏严重,没有发现石砌台基,房屋的具体形制和范围不详。

  第四层(stage4),出现夯土台基,土质纯净,外包裹一层切割石。70号建筑发现东西并立的两座台基,69号建筑目前发现三座台基,中部台基有底座,最为高大。这表明69号建筑比70号建筑等级更高。

  第三A层(stage3A),70号建筑变化不大,仅在西部台基的西边修建了新的台基和房屋。69号建筑则有大的改变,一是将第四层建筑的台基和底座后部拆毁,建造了贯通三个建筑的长底座;二是重建了中心和两侧建筑;三是在新建建筑前,预先埋葬了5位重要人物,将其墓葬封盖在新台基之下;四是突出了69C建筑的重要性,在其正面中部建造了六级台阶,使这个建筑成为“六阶之地”,象征了玛雅文明重要仪式球赛的举行地——球场。

  第三B层(stage3B),69号建筑保持原状。70号建筑被新的长底座连为一体,原来的建筑被拆除,分别向东西两侧迁移重建。中部空出更大空间,建造了中心建筑70C。形成与69号一样的中心建筑加两侧附属建筑的格局。

  第一层(stage1),69C未变,69N和69S房屋经重建,并以马赛克式雕刻装饰。69N房屋的雕刻主题为玉米神的死亡和重生,有双翅为剖开的海螺壳形状,腹部有玉米神头像,头为龙首的神鸟形象。69S房屋雕刻可能是中心凸出多瓣花形图案的镜子,象征了“通道”,同时房屋上发现的另一种半“亚”字形图案雕刻也具有“通道”的含义。这个时期70号建筑也发生重大改变,中心建筑被拆除,建造了更高大的中心台基,上面有13组与科潘王国起源相关的墨西哥纪年和交叉火炬雕刻,使70号建筑成为整个院落的中心所在。

  以往发掘和相关研究表明,玛雅贵族墓葬的营建与其上方建筑的兴建具有密切的关系。玛雅人一般会将旧建筑(部分)拆毁,并于其中放置墓葬,最后在上面修建新的建筑。

  2018年,科潘考古队在69号建筑内共发现五座大墓。一座位于69N西北角(编号2018T1);一座位于69C东北角台阶下方(编号2018T2);另外三座墓葬仍未发掘,一座与2018T2紧邻,呈南北排列,二者是否合葬墓尚不清楚,不过这种现象在玛雅贵族墓葬中少见;另外二座均大致修建在69C的中线C台阶的东侧边缘下方,另一座位于69C房屋石榻西侧边缘下方。

  这些大墓均为石室墓,一般呈长方形,以切割石砌墓壁,券顶内收,上部铺设封墓石。有的墓葬还在封墓石周围填充细碎鹅卵石。墓壁上一般砌有2到4个壁龛,有的壁龛内放置有陶杯等随葬陶器。有的墓葬底部还设有腰坑,一般放置带盖陶杯1件。

  已发掘的大墓出土文物以玉器和陶器为主。2018T1墓主人骨保存极差,从头骨和胫骨的位置看,似乎为二次葬。这个墓的壁龛在墓主头顶,内置1件陶杯。墓主头骨两旁各有1件玉耳饰,除此以外,无其他随葬品。2018T2墓主仰身直肢,一次葬,头部附近有朱砂。随葬4件陶器(3件盆、1件筒形杯)、2件野猪獠牙、26件玉器(其中有1件席纹牌饰、2件耳环,其余均为串珠)。此外,墓中还出土了黄色、蓝色、紫色等颜料石块。玉器均为翡翠,出产于牟塔瓜河流域,这里是中美洲唯一的玉料产地。科潘因为地处牟塔瓜河支流科潘河岸,控制了玉料资源,从而在古典时代的玛雅世界占有一席之地。

  西南侧地表建筑已基本揭露出来。形制与北、东、西侧建筑不同,没有发现台基,所有房屋均直接修建于底座之上。发现排房一组,共四间,由东到西编号为1-4。四个房间的主要门道均朝北面向庭院,内铺设有石榻,其中68-1和68-4石榻为曲尺形,68-2、68-3为长方形。房屋面积不大,除石榻外无其他设施,推测四个房间均是用于居住。房屋68-2与其他三座房屋形制略有不同,其门道朝东,与东侧的68-1之间还有一过道。68-2、68-3和68-4三座房屋相对联系更紧密,68-1与它们分离,不排除属于另一个家户的可能性。

  总体而言,68号建筑上的房屋为排房,没有台基,房屋面积较小,其位置紧邻进出通道,等级和功能与北侧(70)和西侧(69)建筑顶部的房屋可能不同。由此推测,居住在68号建筑上排房的人群等级不会很高,甚至有可能是该贵族院落的侍从。

  科潘遗址2018年度的发掘成果丰富、意义明显。首先,对建筑布局演变更加细致的揭示,有利于探讨科潘古典时代中晚期玛雅贵族居住形态的演变,以及所反映的社会关系。其次,大量贵族墓葬的发现,则为我们了解科潘古典时代不同等级人群的墓葬形制、埋葬习俗以及随葬物品之间的差异提供了重要的资料。还有,南侧地表建筑的发掘,揭示出院落内不同等级人群的居住和生活行为,也使整个院落的祭祀仪式、日常生活和丧葬行为等活动更加完整、丰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