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雅传销网以扶贫支农为幌子收取2亿初学费?玛雅娱乐代理

玛雅之星平台 2019年06月15日 09:43:57 阅读:91 评论:0

  2005年12月初,南宁市西乡塘区法院公开审理一起全国最大的传销案,传销头目赵德强等5人被押上被告席。随着法庭调查的展开,一起令人悚目惊心的骗局浮出水面。

  一段时间以来,“玛雅”在广西各地成了炙手可热的名词。“买一份玛雅不但白送产品,还可以赚几百块钱!”高额的回报使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玛雅”,雪球越滚越大,迅速由广西扩展到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一时间50万人成为“玛雅人”,其中大多是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在短短一年时间里,玛雅公司收取“会员”入门费达两亿元。

  玛雅是什么?现年47岁的赵德强是广西大新县人,早年在部队工作,1994年转业到广西赖氨酸厂工作,后自己出来创业,1999年4月与4个亲友合股筹资100万元,在南宁市大学路租了两间民房,成立了广西玛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赵德强本人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玛雅公司主要生产、销售一种名为“生物霖(灵)”的产品,所谓的生产,其实只是买了别的牌子的肥料和其他添加剂再加工。玛雅公司在自己的宣传资料中称,生物霖(灵)是一种高新科技绿色环保产品。它根据植物的生理特点及生长规律,运用高科技手段,优化组合精制而成。产品含氨基酸、多种生物酶菌、碳水化合物和动植物所需要的矿物质成分,具有均衡营养,增强植物的生理机能,抑制植物的静眠状态,使植物无论何时都能正常吸收养分,达到快长增重的目的,增产增收。

  尽管“生物霖(灵)”拥有如此好的“功效”,但玛雅公司的经营却是每况愈下,公司面临倒闭。为了挽救公司的命运,身为总经理的赵德强不知动了多少脑筋,看了多少本营销方面的书籍,都想不出妙方。

  2004年3月,来自河北的丁某踏进了赵总的办公室,他自称能让赵总实现亿万富翁梦,赵如获至宝地将他奉为座上宾。经过两人一番谋划,从2004年6月开始,玛雅公司一种新型的营销方式出台了,这就是在各地“开展扶贫支农、建立玛雅生物霖(灵)产品试用示范基地”,并以此推销玛雅产品。

  当然他的公司没有能力去直接建立更多的基地,必须要在各地寻找“代理商”。他的办法是这样的:每地(市)设1名一级批发代理商,由公司直管;每县(市)设1名2级批发代理商,由地(市)级代理商管理;县级代理商发展经销店、业务员、试用示范户、示范基地;经营人员分为5个等级,即业务员、业务主管、业务经理、业务总监、高级总监,层层管辖,达到某个级别以“业绩”来定。

  从表面上看,玛雅的营销结构与其他商业模式并无多大不同,如果按这样操作下去,也还算是正常的。然而它的运转方式和利益分成方法却是传销的“精华”。要成为玛雅最基层的业务员,必须入股即购买一份玛雅产品,买得越多或发动别人买玛雅越多,级别就越高。每一级营销人员都从下一级营销层抽取“市场开发费”、“销售管理费”、“岗位津贴”,这样,每一级销售人员的收入不是建立在销售产品上,而是建立在发展人头上。

  今年50多岁的陆振福以前就在贺州市开了一家肥料店,也销售生物霖(灵)。那时候他从玛雅公司以8.5元一盒批进生物霖(灵),以9.5元批发给客户,生意不算很好。2004年6月,赵德强约他来到南宁,与他长谈玛雅的“长远计划”。就这样,陆振福当上了玛雅贺州办事处主任,下辖九个县区。他在这九个县区培养代理,发展业务员入股,各个县区的代理发展的股算他的业绩,每一股他抽取8元。

  陆振福开始奔走在九个县区,培养代理。按照玛雅公司的策略,他对各代理说:“你们每发展一股,可以得到8元钱的回扣;可以自己发展,也可以设立代办点和发展业务员,他们也是每股抽取8元。”他的生意迅速扩展开来,从2004年9月至2005年4月,陆振福共发展22293股(人)加入玛雅,涉案金额642万元,也就是说玛雅在“贺州区”就发展了2万多人加入玛雅王国。

  以上还只是“玛雅王国”的骨架,如何鼓动、引诱更多的人加入成为王国的“国民”才是最重要的。玛雅公司打出了“扶贫支农”的重磅炸弹:凡申请入股的农户交288元股金及本人身份证或户口本复印件,即可成为该玛雅公司的入股人。入股后第一个月,入股人可以领到公司赠送的价值144元的“生物霖”营养液,然后在60天内入股人可领到160元现金红利,在下一个60天内可领到180元现金红利,在随后的两个月内还可以继续领取4次,每次180元的现金红利。这样入一份股就可以得到1204元,净赚916元,可以得到762元的现金!

  玛雅公司在宣传资料中指出:这项活动主要是帮助农民及老、弱、病、残、贫者脱贫。然而玛雅公司也知道这其中存在一个悖论,即老、弱、病、残、贫者吃了上顿没下顿,又去哪里找这288元入股?玛雅把工作重点放在了另一种人身上:有钱的农民和小镇居民。鼓动他们垫资为老、弱、病、残、贫者入股,鼓励办法是:只要你花上288元买上一股,就可以从公司领到8盒生物霖,公司会把这些产品免费给你帮助的农民用,此后第一个月发给你140元,发给农民20元,第二个月发给你160元,发给农民20元,两个月后,你把帮农民垫的钱都要回来了,而且那个农民也从中得到了40元,也得到了产品。

  对“拉人头”的业务员,玛雅也有极诱人的奖励办法:如果介绍3个人入股,可以从公司领到两次现金红利,每次各588元;如果能够建立一个“扶贫基地”,即发展30人入股,并“帮扶”4个困难户、五保户等入股,还可以从该公司领到1988元的现金红利,可领两次。依此类推,建立两个“扶贫基地”,即发展60人入股,并帮扶5个困难户、五保户等入股,可以从公司领到9988元的现金红利,可领两次。

  玛雅为其美名说“、助人自助”。“有经济实力、有爱心的仁人志士,为老人、弱者、病人、残疾人等贫困户垫付288元购买一份产品作试用,贫困者使用后能增收,还得到公司的补贴奖励,从而达到脱贫,他会对您万分的感谢;而您又做善事又增值,何乐而不为呢?”

  巨额的回报让人们疯狂了,一个个趋利之徒争相入股,有些人甚至一个人就入了数十股。开始,玛雅公司还煞有其事地要求帮他人入股者要提供受助者的身份证或户口本,还要到村委会、乡镇政府开具受助者贫困证明,到后来什么都不要了,交钱就行;也不发“生物霖”给股民了,直接发钱。

  “扶贫支农”的名义起到了障眼法和蒙蔽作用,让人觉得它是一项好的活动而自愿积极地加入进去,让它在短短九个月里迅速膨胀;许多人就是抱着“扶贫”的美好心愿加入玛雅的,然而更多的人则看上它可以给自己带来暴利而加入进来,对他们来说“扶贫”只是加入玛雅的一个门槛而已。许多人帮他人交钱入了股,但只是借名而已,“生物霖”、“红利”并没有送到他人手上,从而得了双倍回报;许多人甚至帮他人入股报的都是假名字。

  玛雅公司平乐县总经销部经理黄琼在人们眼里是一个热心的人,她原来就开着一家生物肥料店,在陆振福向她宣传玛雅后,她很快热爱上了玛雅,成为桂林最早“推广”玛雅者之一。由于她的热心和热情,她的店里总是坐满了入股的人。9个月里,她赚了4万元提成。被警方刑事拘留后,黄琼竟向有关部门写了一封控告信,认为警方错抓了她。她说:“农村的贫困户、残疾人通过县级代理找人垫资,可获得若干扶贫款,我的行为错在哪里?”

  平乐县平乐镇的曹某,在他人的鼓动下买了一份玛雅,他的左邻右舍知道后,向他打探信息,曹某热心地将黄琼给他的资料发给大家看。后来有些人把钱交给他叫他帮办,曹某就义务当起了黄琼的代办员,为黄琼收钱,为黄琼发红利,他一分钱“劳务费”都没要。

  平乐县二塘镇的彭某是一位果农,2004年11月的一天,他到二塘镇赶集,走进了黄琼的肥料店。听了黄琼的介绍,他想自己开有果园,也用得着“生物霖”,既有回报,何不试试,于是买了一份。然而回到家里,计算着“利润”,彭某的心膨胀了,他向三姑六婆借了户口本或身份证,陆续又买了58份,投入了17600元。投进这么多钱,他也不是没有担忧,但他给自己壮胆:只要两个月就可以回本,值得一搏!此后他每个月都去黄琼的店里问有没有钱领,至3月底,他已领回17000多元。其实还是有不少农民看到了玛雅崩盘的将来,但“两个月就回本,值得一搏”,使他们也加入了这场游戏中。

  玛雅公司的传销活动对那些退休干部和老人更有吸引力。因为他们手中都有一点积蓄,也就是他们自嘲的“棺材本”。凭着这些“棺材本”维持温饱足矣,但抵御各种天灾人祸是谈不上的。虽然年老了,但他们更想让“棺材本”生出更多的钱来,以能应付随时会袭来的病痛和灾祸。这些钱放在银行里,储蓄的利息低,不甘心;拿去买股票又怕被套牢;现在只花几百元买一盒“生物霖”,就能一本万利,何乐而不为?每天到玛雅公司听宣传的大都是这些五、六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有的行动不便还拄着拐杖去。

  热心的人和贪利的人都加入了玛雅,这样,短短9个月时间,玛雅在全国就发展了50万“股民”,股金收入达2亿多元。

  一位工商人士说,玛雅之所以一下子发展这么疯狂,与它在农村开拓市场有极大的关系。可以说玛雅巧妙地利用了乡亲们的心理。一是图实在的心理,买一份玛雅,白得8瓶生物霖,还分红利,确是够实在的;二是毕竟在农村,受视野所限,许多人对传销和变相传销了解不多,何况玛雅又戴上了“扶贫支农”的高帽子;许多人并不知道玛雅这一套是传销。三是农村存在一种极浓的从众心里,许多村民没有自己的主见和判断,别人做什么也跟着做什么,尤其是在得知别人获了利之后,更是一拥而上。所以玛雅搞传销时,开始也不是很顺利,但今年初以来,它膨胀极快,就是因为已有人获得了暴利,给人们带来了心理冲击。

  不管玛雅如何迅速发展,它的崩盘是注定的。因为销出一份玛雅,在以后7个月的时间里,公司就要返还这个股民1204元加8盒生物霖,再加上一层层上线的抽利,可以说玛雅每发展一股,亏损在1000元以上。发展越多,亏损越大。被查处前玛雅尚处于“扩张”阶段,可以拆东墙补西墙来维持运转。然而任何一个事物都是有它的极限的,当玛雅网络到达极限时,它必定崩盘,后来的股民也就血本无归。

  一些股民也了解这个道理,向业务员或主管咨询,得到的答复竟是:公司收取288元钱后,经过7个月的运作,可以使288元产生1500元利润。在玛雅公司的产品只用来“白送”的前提下,288元如何变成1500元?没有人晓得。

  2005年初,广西南宁市、北流市和平乐县公安、工商部门不断接到一些群众的咨询,了解玛雅的营销方式是不是传销,也不断接到群众举报,称玛雅在搞变相传销。玛雅开始进入有关部门的视野。工商、公安部门介入调查,发现玛雅公司及其下属总经销部、经销店涉嫌从事传销活动。3月28日,广西区工商行政管理局认定玛雅公司的经营行为属于该取缔的传销行为。

  4月18日,南宁、桂林、北流三地工商和警方首先对玛雅公司传销活动采取集中统一行动,南宁警方率先查处了位于南宁市大学西路7号的玛雅公司总部,对玛雅公司老总赵德强予以刑事拘留。三地行动中,共抓获涉案人员90多人,对24名组织者刑事拘留,并扣押、冻结涉案资金、汽车、电脑等财物一批。

  6月5日,广西区公安厅召开新闻通报会,对这起广西最大的传销案进行了通报。据发言人介绍,广西约有10万人、全国约有50万人卷入了玛雅传销网,目前广西已对包括玛雅公司总经理赵德强在内的18名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扣押、冻结涉案资金1800多万元,全国也在陆续对玛雅传销活动进行打击。本报特稿金励 阳子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