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兰·德龙“直男癌”?女性组织斥其不配拿戛纳终身成就奖

玛雅之星登录 2019年05月13日 12:22:01 阅读:57 评论:0

玛雅之星登录在即将到来的第72届戛纳电影节上,法兰西国宝级演员阿兰·德龙(Alain Delon)将被授予终身成就奖。按理说,今年83岁的德龙获此殊荣,可谓实至名归,法国本土媒体与民众也是心服首肯。不过,此事却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引出了些许争议。

658.jpg

电影《新年快乐,我的母亲》(2012)剧照,阿兰·德龙(左)在电影中饰演一个与他同名的角色

上月,戛纳电影节组委会宣布阿兰·德龙获奖的消息后,成立于2007年的非营利组织“女性与好莱坞”(Women and Hollywood)便严肃指出,因为他以往曾有过不少歧视女性和同志弱势群体的不当言论,从政治正确的角度出发,根本就不该由他来拿戛纳终身成就奖。该组织的发起人梅丽莎·西尔维斯坦(Melissa Silverstein)通过社交媒体表示,戛纳电影节将至高荣誉授予这么一个“有着让人非常憎恶的价值观”的电影人,让她感到“极度失望”。

梅丽莎·西尔维斯坦的这番话并非毫无根据。事实上,阿兰·德龙不止一次公开承认过自己曾掌掴过女性。最近的一次,是在去年11月24日参加法国电视二台《茶还是咖啡》清谈节目时,当被女主持问及他算不算是大男子主义的时候,德龙回答:“这要看你对于大男子主义的定义,如果打女人耳光就是大男子主义的话,那没错,我肯定算是大男子主义。不过,我也被打过耳光,甚至被女人打过耳光!而且,我并不是那种,你知道,那种能把人打伤的人,尤其是对于一个我爱的女人。”

电影《怒海沉尸》(1960)剧照

德龙的最后这句话,意有所指。2013年时,他的儿子阿兰-法比安·德龙(Alain-Fabien Delon)接受意大利《名利场》杂志访问时,曾控诉父亲殴打自己母亲、荷兰模特罗莎莉·范·布利蒙(Rosalie van Breemen)。德龙与罗莎莉相识相恋于1987年,在他们的关系于2002年终止之前,这对始终未步入婚姻殿堂的恋人共育有两个小孩。按照小德龙的说法,父亲曾两次打坏过他母亲罗莎莉的鼻子,甚至还有一次打断过她八根肋骨。当时,阿兰·德龙第一时间就告诉媒体,小儿子的说法纯属胡编乱造。

除了殴打女性的传闻之外,阿兰·德龙偏向右倾的政治立场,也不时遭到左派媒体的诟病。德龙与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的创始人让-玛丽·勒庞有着多年交情——两人都是在西贡参加过印度支那战争的老兵。德龙曾多次表示,自己支持这支常因涉嫌反犹主义而登上媒体头条的极右翼政党。另外,2015年,他接受电视采访时也曾表示,“我并不是反对同志婚姻,但我反对同志伴侣收养小孩的做法。现在这个年代,大家都不拿这种反自然的事情当一回事了,这让我很难适应。”

因此,在“女性与好莱坞”的梅丽莎·西尔维斯坦看来,在经历过反性侵运动洗礼之后的今日全球影坛,戛纳一方面高举着包容、多样性、尊重女性的旗帜,承诺要给予女性电影人公平发展空间,但另一边又让大男子主义色彩浓重的阿兰·德龙获得今年的终身成就奖,根本就是极其虚伪的做法。很快,法国女权组织“女性主义站出来”(Osez Le Feminisme)也加入了抨击戛纳电影节的行列,她们表示,“在阿兰·德龙承认过自己曾掌掴女性的情况下,戛纳仍决定授予他这个荣誉,这对于全世界的女性和暴力受害者来说,全都有着很大的负面意义。”

针对这些批评,戛纳方面起初未作回应。上周,在美国《综艺》杂志的反复逼问之下,戛纳组委会终于给出回复,表示之所以授予德龙此奖,纯粹是因为“他是电影传奇,也是戛纳电影节历史的一部分,所以我们要授予他这个荣誉,就像我们以往对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伍迪·艾伦和阿涅丝·瓦尔达所做的一样”。

今年的戛纳电影节,原本已因为创纪录地挑选了四部女性导演作品作为主竞赛单元参赛片而赢得了西方媒体的普遍肯定。或许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除上述两家女权组织之外,包括“是时候了”(Time’s Up)在内的一些电影圈知名女性权益组织,都并未针对阿兰·德龙一事对戛纳说三道四。对此,“女性与好莱坞”的梅丽莎·西尔维斯坦也公开表示了自己的遗憾与不解。“我只能猜想,有些人估计已经对这类议题产生了倦怠情绪,再加上阿兰·德龙确实也从未被正式地控告、起诉过什么,所以……但在我看来,只要你赞同这些性别歧视、恐同和反犹的观点,那就不配获得这种荣誉。阿兰·德龙在这方面的问题,你只需要自己稍微上网查一下,就会一清二楚了。但现在的问题就是,大家已经都不关心这类话题了,都觉得累了烦了,而这恰恰是最悲哀的。”

电影《克莱因先生》(1976)剧照

有趣的是,或许是为了自证清白,又或者纯粹只是巧合,阿兰·德龙作为今年戛纳终身成就奖得主,他亲自挑选了1976年的《克莱因先生》来做自己颁奖之夜的展映影片。该片由美国左翼导演约瑟夫·罗西执导——事实上,政治观点向来右倾的德龙与包括意大利导演维斯康蒂在内的不少左翼电影人素来都有着很好的交情,故事说的正是“二战”背景下法国犹太人遭受迫害的历史,对犹太受难者表达了诚挚的同情,而阿兰·德龙不光是该片主演,更是其唯一的制片人,甚至当年还在预算不够时自掏腰包。

另一方面,去年接受法国《世界报》采访时宣布正式息影的德龙,曾被问及电影生涯是否还留下什么遗憾时,他的回答就是,遗憾始终没能拍过女导演的戏。他说:“我本想在自己离世之前,在女导演手底下拍部电影。可惜,一直就没有这样的机会。我跟很多人说过这个心愿,跟丽萨·阿祖洛斯(Lisa Azuelos,《一次邂逅》)、麦温(Ma?wenn,《我的国王》)她们全都说过,都写过信,结果还是没人找我。估计是她们都不敢找我吧。”结果,他只能在舞台上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主演了女导演让娜·方丹(Jeanne -Fontaine)为他度身定做的舞台剧《野兽的黄昏》(Le Crépuscule d’un fauve)。他还诚恳地表示,自己之所以能成为演员,会有这些事业,完全都是拜女性所赐。“是她们让我拍上了电影,是那些爱我的女性,是她们希望我拍电影,是她们给了我一切。当时她们至少都要比我年长个六七岁,我希望能让她们看到最帅气的我,最高大的我,最强壮的我,于是我就开始当上了演员。”

好在今年戛纳电影节期间,阿兰·德龙还有为自己辩护的机会——他将与此前采访他的《世界报》记者塞缪尔·布吕芒菲尔德(Samuel Blumenfeld)进行一场深度对谈。说到底,究竟是殴打、歧视女性的重度直男癌,还是尊重、热爱女性的法兰西功勋演员,中国观众心目中永远英俊潇洒的“佐罗”,身为复杂多面体的阿兰·德龙,恐怕远不是一两个标签就能说清楚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